死蠢熊叔

考个卵啊我哭爆

一个无聊的小事

之前朋友带给了我一把小黄还有几块橡皮版,让我在宿舍自己闲着的时候撸章,还给了我好几个印台。橡皮版和印台都被我装在盒子里垫桌脚了,小黄我一直把它当美工刀在用。
昨天上午的时候突然想撸章,但是手边没有硫酸纸,觉得买也挺麻烦的于是作罢。晚上的时候看到小徒弟在洗手间洗东西,走到门口闻到一股很大的味道。

我:燃酱你在做什么啊,我好像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
徒弟:啊师傅抱歉我在转印图片,用的卸甲水。
我:哦哦哦哦我也想撸章来着,但是想用硫酸纸可是我没有。撸一个自己画的,感觉硫酸纸也比较好描…
徒弟:嗯……其实师傅你可以,把画用手机拍下来,然后拿去打印,然后我有卸甲水你可以转印上来。
我:也对吼,但是感觉打印也和硫酸纸差不多钱了?
徒弟:我刚去打印过der,学校嘛价格还是很便宜的额。
我:嗯,辣我想想。

两小时后。

我(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我自己画的为什么还要打印啊,拿去复印不就好了吗????????



(最后小徒弟帮我找到了一张硫酸纸,爱她。)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