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蠢熊叔

医疗民工

见天被一个无论痒痒鼠还是农药都玩的很屌的大哥安利了决战平安京……怎么说呢,我的智商估计这辈子就告别这类的游戏了,虽然很想要联动的雪女皮肤,也被大哥劝的很心动,但毕竟不擅长也没办法啊。
就很沮丧。
中午带着沮丧的心情跟一个世纪渣男聊了几句天,聊完之后突然就想起来刚开始有消息说痒痒鼠出moba(是叫这个?)类的手游的时候,渣男就过来跟我尬聊说想玩问我玩不玩。我当时表示玩这种游戏是不可能玩的,这辈子都不会玩的。渣男说,啊,我还挺有兴趣的那我蹲一蹲。

因为和渣男住的比较近,然后我最近在内科比较闲,渣男最近的工作也很闲,所以就约好了(也不能算约好吧)时不时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既然这样,下次出来的时候我把游戏下好,然后让渣男帮我玩,我也能拿到皮肤,渣男也就顺手爽一爽嘛……
被自己的机智震惊,决定明天约渣男吃个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