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蠢熊叔

满头大汉,左右为男

我有个好朋友特别喜欢且擅长写肉,关注了她的新微博号之后,感觉她就是活雷锋再世。
虽然她萌的cp我都不认识,但是当原耽看也非常香甜可口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没有腰带……需要再买一条腰带了呀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啥拍出来偏灰,最后一张是我开了台灯,有把手机手电筒开了垫在平板下面拍出来的,所以照片里最接近实物颜色的的一个。可以说是非常狄仁杰了这个颜色
没有裤子也没有镜子,图方便也没穿衬袍,是跪着拍的……之后膝盖发出了抗议的响声

猛地发现我居然没有发过暗中观察套装!!!!
【高亮】网不好/流量不够的就不要点开看了,只不过是同样的纸片放在不同场景罢辽

实时备份🙋性感山鸡在线骗钱

看了条微博突然又想起来自己的黑历史。
人家一般小姑娘暗恋,拿的都是痴情女主/苦逼女二的剧本,而像我这样,可以为了泡男神而去帮他视奸他暗恋的小姑娘微博,并且出谋划策帮他把妹的,手里的剧本怕是基文里那种毕生精力投放于“直男掰弯”事业上的,炮灰角色………

囤货。
手越来越残了,明明三四个月前我剪东西剪得(相对来说)那么稳………

沙雕ooc第二弹………

“沙陀!我好像心魔要犯了!”
“………老狄如果你能把你的尾巴放下来,或许我是会信的。”

(我是在动剪刀前突然想给翅加上耳朵尾巴……等我加完了发现Dee已经改不了了……)
(“一杯啤酒一醉方休”的翅耍酒疯赖上了老狄)

一个无聊的小事

之前朋友带给了我一把小黄还有几块橡皮版,让我在宿舍自己闲着的时候撸章,还给了我好几个印台。橡皮版和印台都被我装在盒子里垫桌脚了,小黄我一直把它当美工刀在用。
昨天上午的时候突然想撸章,但是手边没有硫酸纸,觉得买也挺麻烦的于是作罢。晚上的时候看到小徒弟在洗手间洗东西,走到门口闻到一股很大的味道。

我:燃酱你在做什么啊,我好像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
徒弟:啊师傅抱歉我在转印图片,用的卸甲水。
我:哦哦哦哦我也想撸章来着,但是想用硫酸纸可是我没有。撸一个自己画的,感觉硫酸纸也比较好描…
徒弟:嗯……其实师傅你可以,把画用手机拍下来,然后拿去打印,然后我有卸甲水你可以转印上来。
我:也对吼,但是感觉打印也和硫酸纸差不多钱了?
徒弟:我刚去打印过der,学校嘛价格还是很便宜的额。
我:嗯,辣我想想。

两小时后。

我(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我自己画的为什么还要打印啊,拿去复印不就好了吗????????



(最后小徒弟帮我找到了一张硫酸纸,爱她。)

忍不住动手画沙雕图了……大型ooc现场。

沙陀: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您稍后再拨。